首页国内旅途 › 外交部回应,探访新疆多地职业技能培训中心

外交部回应,探访新疆多地职业技能培训中心

图片 1

图片 2图片 3

英国记者称采访了一个曾经在新疆职业教育培训中心待过四个月的人和一些有亲属在新疆的哈萨克斯坦家庭。他们称教培中心像是“监狱”,表示既然是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机构,为什么不能自由进出?

告别阴霾的回归之路 记者探访新疆多地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

华春莹:关于新疆反恐维稳以及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的情况,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近日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采访,有关情况已经介绍得非常详尽了,我建议你认真查阅一下。

20世纪90年代以来,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三股势力”,在新疆策划并组织实施了数千起暴力恐怖事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罹难,数百名公安民警殉职,财产损失无法估算。

关于你说的那个在教培中心待过的人的具体情况,坦率地说,我不了解。不过我感到好奇的是,你们是什么时候采访的这个人?根据你的说法,这个人曾经在教培中心待了四个月,他声称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机构像是“监狱”,没有自由。如果真是像他说的没有任何自由的话,他是如何联系上你们电视台的?你们又是在哪里、在何时见面进行的采访呢?

图片 4

我想告诉你,就在前几天,中国《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内容十分详细的文章,介绍了记者实地走访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机构的情况。记者采访的不是一个人,很多人都接受了采访,而且都是有名有姓有照片的。我不知道你是只愿意相信你所采访的这一个人,还是也愿意相信中方媒体采访到的许多人?

上图就是过去几年发生在新疆的部分暴恐事件案发现场监控,尽管我们对个别镜头做了技术处理,但依然可以感受到暴恐分子的残忍与人性的泯灭。警方侦办发现,这些暴恐事件背后都有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作祟。作为人类文明的公敌、国际社会共同的敌人,打击恐怖主义和去极端化既是世界性问题,也是世界性难题。

你是英国记者,英国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打击恐怖主义和去极端化是世界性的难题。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是标本兼治、综合施策,消除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滋生的土壤和因素。多年来,世界上很多国家,包括英国,都在不断尝试结合本国或本地区实际,积极探索打击恐怖主义和去极端化的具体路径。比如,我看到一篇报道,今年6月份英国政府出台的反恐战略强调要对受极端思想影响的人员进行早期干预;法国2016年时就宣布要在全国12个大区设立“去极端化中心”,目的是要帮助受极端思想影响的本国公民重归正常生活;美国则尝试利用社区矫正改造那些受极端思想影响的年轻人。可见,中方相关做法和英国、法国、美国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为了预防性反恐和去极端化而采取的有益尝试和积极探索,目的是防微杜渐、治病救人,最大程度地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的基本人权,包括生命权和发展权,免受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侵害。这也是一国政府对本国人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为了破解这个难题,新疆依照有关法律法规,通过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方式,开展了源头治理的探索。我们带您走进新疆和田、喀什等地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去看看那里的学员们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和变化。

我们反对在反恐问题上奉行双重标准,希望媒体朋友不要偏听偏信,而应正确认识和理解其他国家依法采取有效预防性反恐和去极端化措施的努力。

真实的过往 不堪的噩梦

我还可以告诉你,中国是法治国家,中国政府依法保护本国公民以及在中国的外国人的合法权利和人身安全。中国和哈萨克斯坦是友好的邻邦,就涉及两国人员往来的问题保持着良好的沟通。

今年29岁的阿布都赛麦提和妻子,现在是和田地区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学员。6年前,他在县城开了一家小饭馆,生意开始做的还不错,可没过多久就有几个所谓的“热心人”打着传播宗教教义的幌子,盯上了他。

相关报道:实地走访新疆职教培训中心:被西方挑刺的机构竟然是这样!

图片 5

“把需要工作的人,变成工作需要的人。”这是位于南疆和田地区的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大门上的标语。20日,当环环来到这里采访时,有些西方媒体仍在用“恐怖”、“监禁”等词语把新疆的培训中心描述成“集中营”,事实是否如此?环环在实地走访中聆听了学员、工作人员及企业代表的声音,培训中心学员买提库尔班的话非常具有代表性:“来到这里,我感觉又回到了校园。”

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阿布都赛麦提:
极端思想浓厚的那种人,要求我们吃饭的饭碗要分两类,要么就是用一次性饭碗给非穆斯林人吃饭,或者是不给他们饭吃,严重到这个份上。他们主要目的就是“穆斯林”和“非穆斯林”要分清楚。

“我们学员也能入股,自主办厂!”

在这些自诩为“宗教学者”的指点下,对宗教教义只知一二的阿布都赛麦提,不仅言听计从,而且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是越陷越深。

图片 6

阿布都赛麦提:门口可能贴一个“非穆斯林不许进”,然后我的思想再发展下去,再极端下去,比如说某个人不注意我这个字体,进我的饭店我可能会打他,或者是赶他出去,严重到不走公路,不坐车,不花钱,不花这个人民币。

培训中心的娱乐室里,几名女学员正在台球桌前练习击球,在环环示意应该调整一下握球杆的姿势时,她们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来到这里前,很多人是第一次摸球杆。”一名工作人员说。下午四点钟,屋外的阳光很好,两组女学员正在标准规格的崭新排球场上打比赛,听着场上的欢呼声,坐在场边的阿兹娅跟环环聊起了她的往事。几年前,对还在穿蒙面罩袍的她来说,参加体育运动是不可想象的:“我参加了‘野阿訇’的非法讲经活动,‘野阿訇’告诉我们女孩子就要呆在家里,出门要穿蒙面罩袍,不要跟汉人交往。尽管父母都阻止我,但我当时还是被极端思想洗脑了。”

记者:为什么?

一些学员到这里的原因都跟阿兹娅类似,比如参加非法讲经班,被极端思想毒害很深。培训中心工作人员介绍,他们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等法律,但政府秉持教育挽救为主的方针,在培训中心给他们提供一个学国家通用语言、学法律、学技能的机会。

阿布都赛麦提:因为他们的思想就是,国家是"非穆斯林人"管的,也不是"穆斯林国家",所以他们给我们的这些东西我们是不能用的。

未来几个月,如果阿兹娅通过了国家通用语言、法律、技能以及去极端化思想的考核,她将能够到培训中心工业园区企业就业。“获得工作的机会是每个人都梦想的。”培训中心印刷厂的班长买提卡司木⋅吐地告诉环环,这意味着有了一技之长以及稳定的经济来源。

针对饭馆服务员,阿布都赛麦提还制订了一个荒谬的“着装规范”,并且要求他人所思所想必须得与自己保持一致。

环环了解到,培训中心的工厂有的早已在当地投资,有的则是新进驻的企业。无论是印刷厂,还是茶叶厂、鞋厂等其他企业,普通工人的基本工资一般都是1500元外加绩效,干得多拿得多,每名工人月收入都在2000元上下。“我们学员也能入股,自主办厂!”培训中心印刷厂印刷技术班班长买提卡司木⋅吐地自豪地告诉环环,他自己就投了50多万,政府出钱盖厂房,设备是几个学员股东投钱买的。“从7月份到现在,我们印刷小学生的作业本,已经完成了370万元的订单。”

图片 7

图片 8

阿布都赛麦提:我们统一了一下她们的服饰,就是黑色的长袍。因为当时我们的思想就是这个,然后我们聘别人、选别人的时候也要看,符合我们的思想要求,然后就你行,过来。

图片 9

在极端思想不断感染渗透下,阿布都赛麦提对当时一系列暴恐事件导致的悲剧,也完全丧失了一个正常人应有的判断。

图片 10

阿布都赛麦提:感觉就是他们的行为是对的,因为有这样的说法,比如说被害的警察、干部,很多人视为这些给国家工作的这些人,也不是真正的“穆斯林”,所以他们被杀是应该的,杀"非穆斯林人"可以进天堂。

20日,于田县职业技术教育培训中心制鞋厂的女工正在工作。

回忆起过往种种经历,阿布都赛麦提为自己能进入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接受培训感到很庆幸。

图片 11

阿布都赛麦提:因为这个思想管人,人的行为就是被思想管的,控制了,他的思想已经感染了。如果不及时把他转变过来,人的思想,或者是不及时把他治疗,那他的后果就是,他的思想控制他的所有行动,他可能会杀人,可能会干更坏的行动。通过学习法律,国家的政策法规,我意识到如果我继续那样走下去,别说是我的未来,我家族的未来,我后代的未来可能就是今天死、明天死、或者是后天死,变成一个动乱地区了。

于田县职业技术教育培训中心食品厂的职工把冰糖拼成“中国”字样。

跟阿布都赛麦提一样,受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影响,被教唆、胁迫、引诱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涉嫌犯罪但情节较轻不需要判处刑罚或可以免除刑罚的人员,是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中的主体人群。

“未来我还想在这继续发展”

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木塔里普:
当时他给我们说,有条件的话我们把“卡菲尔”们,一定要杀他们,消灭他们。政府给我们盖的安居房还有马路都是"非穆斯林",我们应该不住在那个安居房,应该必须要做礼拜,吉哈德,还有学经,没有去学校。

环环了解到,大多数人刚来到培训中心时,连普通话都不会说。当然也有例外,曾在哈尔滨上高中的买提库尔班的普通话很流利,戴着眼镜的他显得文质彬彬,环环来到手机装配厂时,买提库尔班正在指导其他学员,显然,他已走上管理岗位。“我的爸爸是个宗教极端思想很严重的人,在我马上要高考的时候,他打电话要我退学回家学经,说什么‘不念经就升不了天堂’,我当时很不情愿,但最终还是服从了。”

图片 12

买提库尔班告诉环环,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医生,但回到家,一切都破灭了。“因为我不懂经文,我的父亲还打过我几次,后来我偷跑到乌鲁木齐,随便找个工作打工。”买提库尔班说,那段时间是他最迷茫的时候,一方面不愿回家,一方面宗教极端思想又很严重,跟以前一起喝酒的朋友也不来往,每天心思也不在工作上。“我是读过书的人,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惭愧。”

喀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艾克达:
我爸爸去世那天有人跟我说了,如果你哭了你爸爸会下地狱的,人死了以后,别人哭对他不好,完了以后我就不敢哭,我现在想想也是特别愚昧。

对现在的生活,买提库尔班感到很满意:“我对电子产品很感兴趣,未来我还想留在这里继续发展。”
在环环提到,有西方反华媒体称培训中心的学员经常“遭到殴打”、“酷刑是家常便饭”时,买提库尔班直视着环环,很坚定地说:“这完全不可能,我在这里,感觉又回到了校园。”

图片 13

图片 14

莎车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阿依努尔:
我孩子生病的时候我不带医院,医院全部是汉族同志,他们给我开的药不能吃,他们是异教徒,我不去医院。

于田县职业技术教育培训中心学员在打排球。

正如以上学员所说的那样,记者在南疆采访中发现,过去由于受宗教极端主义渗透影响,普通民众就连穿衣化妆这样再正常不过的自由权益都会受到侵犯。在莎车县艾力西湖镇,麦丽亚木2014年6月份开了一家美发店,没成想,一个月后就被迫关门了。

“现在家里是我管钱!”

莎车县艾力西湖镇仙女花美发沙龙老板
麦丽亚木:
以前我们特别喜欢打扮自己,但那时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的人比较多,他们就会排斥我们。曾经有那么一次,我在逛巴扎时,一个年龄比较大的男人看见我,说你怎么不穿得保守一点,你看你现在穿得像什么。

环环了解到,培训中心所有工厂的职工每周都能保证休息两天,工作日也没有加班,如果夫妻二人都在培训中心工作,他们还能住进“夫妻楼”。在培训中心茶叶厂,艾力⋅依明和肉克亚木⋅阿布都卡迪尔夫妇并排而坐,正在边谈笑边包装茶叶,当环环提出想采访时,他们主动提出请环环到他们的房间去看看。

图片 15

图片 16

莎车县艾力西湖镇干部
帕提古丽:
当时我最前面来的时候,她们就是穿大衣,穿那些宗教服饰的。她们有些人的老公不让他们出去打工,有一些野警察,野阿訇那些人不让她们穿时尚的衣服。

图片 17

事实表明,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是一对孪生的病毒,也正是在这样一种极端思潮泛滥的背景下,2014年7月28日,麦丽亚木所在的艾力西湖镇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暴力恐怖袭击案,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茶叶厂的女工正在包装茶叶。

喀什地区司法局干部
阿布都艾尼:
宗教极端演变成暴恐活动是必然的,因为宗教极端它往极端走,它就迫使你要干这种事,通过他对宗教特别浅薄的认识带他给他讲,给他灌输这种思想。比如说很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圣战殉教进天堂”一套逻辑骗他,昨天看着很正常,今天就变成暴徒。

与普通职工宿舍相比,“夫妻楼”的房间面积要更大,目测约有二十平米,房间被丝帘隔成里外两间,艾力⋅依明夫妇将角角落落都打理得很整洁。环环注意到,门口桌上摆放着各样化妆品,肉克亚木有点害羞的说,自己每天出门都要化妆。她是因为受极端主义思想感染,参加非法宗教活动,进而包庇一个“野阿訇”,而来这里接受教育培训的,当时,由于两人家庭的宗教氛围都很浓厚,别说化妆,她不仅要穿蒙面罩袍、不能工作,甚至看电视都是不允许的。在培训中心,她才有了就业的机会。

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是学校也是“康复中心”

图片 18

新疆依法开展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目的就是要从根本上消除滋生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的环境和土壤,将暴恐活动消除在未发之前。截至目前,新疆已连续24个月未发生暴力恐怖案件。作为源头治理的一个载体,学员们有怎样的收获呢?

学员肉克亚木•阿布都卡迪尔夫妇家的化妆品。

图片 19

图片 20

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统一设有教学楼、宿舍楼、食堂、医务室以及标准化的技能培训车间和文体设施。在这里,学员们享有免费食宿和培训,以增强他们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及职业技能等方面的能力。学员们从身体到心理的点滴变化,让他们的亲属也感到很欣慰。

于田县职业技术教育培训中心的小学生们就集体起立喊“老师好”。

和田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阿力木江:你看我有什么变化吗?

“现在家里是我管钱!”肉克亚木的话令环环不禁发笑。她说,接受培训后,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发生了巨大变化。一个月两人能收入四千多块,比之前翻了一倍还多。

和田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阿力木江的母亲
古丽尼沙汗:
你的脸圆了,身体也壮实了。

对于一些有孩子的夫妇,培训中心还提供了职工子弟学校和托儿所,学校离工厂走路只需一两分钟,非常方便职工接送孩子。一进宽敞整洁的校园,正在课间玩耍的孩子们立刻对环环的镜头产生好奇,争先恐后地拥到记者面前摆姿势拍照。拍完照,孩子们突然一齐敬少先队礼,并用标准的普通话不断地喊“老师好!”教室走廊里,随处可看到装饰美观的名言和标语,良好环境的耳濡目染下,孩子们讲礼貌的习惯自然养成。

阿力木江:就是,改变确实很大。

图片 21

图片 22

于田县职业技术教育培训中心职工小学的孩子们在课堂上笑得很灿烂。

阿力木江的妈妈
古丽尼沙汗:
一个月以后再见到儿子,他皮肤白了,气色好多了,腰杆挺直了。之前有点驼背,差点没认出来,以前他身体挺单薄,现在变得非常高大,差点没认出来。

图片 23

在喀什,今年37岁的阿卜杜卡迪尔,回想起以前被人以宗教为名干涉学习语言文字,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段经历挺荒诞。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ca88会员登录入口 http://www.bttcc2c.com/?p=115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